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尚周报

生活有品质 风尚周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风尚周报是一份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主办、南方都市报出品的时尚生活刊物。出版时间为每月1日、15日,零售价格人民币¥10,订阅价格:人民币¥240/年,编辑部电话:86-020-87376117、传真:86-020-87379466,地址: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。邮编:510600

网易考拉推荐

谢安琪:拒绝“字里行奸”!  

2009-08-21 11:55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谢安琪:拒绝“字里行奸”! - 風尚周報 - 风尚周报

 

文/麦希然 图/黄集昊 来源:风尚周报

 

谢安琪,四年前进入乐坛,不走K歌路线的她坚持以社会脉络述说对香港的感情。这条路线并不好走,她一直沉在娱乐圈底层,甚至一度不得不靠借表姐的衣服、搭公车来赶通告。

其间结婚生子,暂别乐坛。

去年,她凭借一首《囍帖街》一炮而红。随之惹来各路港媒的负面抨击,整容、走音、持红生骄、介入陈奕迅婚姻等传闻甚嚣尘上。她与传媒关系一度紧张,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亮出强硬态度,亦创作出《开卷快乐》、《字里行奸》等歌曲作出反击。汤祯兆曾写过一篇文章叫“谢安琪凭态度站稳乐坛”,她自嘲:“(在这个圈子)靠态度混饭食,相当诡异。” 她的确是圈中一名异类。

 

 

风尚周报:身在五光十色娱乐圈,你为何还能“分心”去观察、分析一些社会命题,进行创作?

谢安琪:是的,做艺人可以是一件完全与社会脱节的事。但我喜欢看新闻节目,每天上网看报纸(尤其评论版),尤其是化妆、等“埋位”,或者去现场的路上。

 

风尚周报:你本人经历过《囍帖街》中描绘的人、事、物吗?

谢安琪:小时候我也很不明白,为什么会有一些公公婆婆会拒绝搬离自己的房子。直到我中学时看到一个关于九龙城寨的新闻特辑,看到那些住在城寨里逾半世纪,并不稀罕外面世界,家人全死去或离开后仍留下的人,我就明白,把某些人的居所迁拆,等于摧毁他们的人生。我每次搬屋都会发现流失了很多东西,而那些人更是整个人生被连根拔起。我就开始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后来看到皇后码头搞的城巿论坛,而致电给黄伟文,说要做一首关于保育的歌,后来Wyman就写了《囍帖街》。

 

风尚周报:如果你在唱红了《囍帖街》之后才发现怀孕,你还会结婚生子吗?

谢安琪:关于小朋友的问题,我不想回答。

 

风尚周报:你身为一位母亲,对于幕前演出的尺度会不会有所顾忌?你的底线在哪里?

谢安琪:(谢安琪正在思考如何作答,她的助手插嘴:“不好意思,这样的问题我们不回答。”)

 

风尚周报:你如何形容跟周博贤(一手发掘、栽培谢安琪的音乐制作人) 之间的合作关系呢?

谢安琪:市面上有售的“谢安琪”,其实是一队叫“谢安琪跟周博贤”的组合;没有周博贤的社会触觉,谢安琪的歌便没了灵魂;没了谢安琪的声音,周博贤的音乐也缺少了生命力。

 

风尚周报:周博贤在采访中提到你出道以来出现了两个难关,一个是初期的“无人问津”,另一个是爆红之后的流言蜚语,当中你更难接受哪一样?

谢安琪:他用“难关”来形容其实蛮贴切的。因为这两件事情都是我在入行之后都花了力气去面对和解决的。两者比较起来,我认为受流言蜚语中伤的影响更大一点。因为这不仅影响我本人,还涉及到我的家人……如果还是这两个难关摆在我面前,我会选择再次面对未红之前的状态,无人问津至少我乐得清闲,但受流言的打击,令太多人受伤。

 

风尚周报:电影《保持爱你》曾欲购买《囍帖街》版权作为电影主题曲,但唱片公司竟开出15万天价(行价为1-2万)吓跑了他,这是你开的价码吗?

谢安琪:首先声明,对于整件事情,我没有过问或者参与,这部分有专门的公司同事去沟通,我从头到尾都不清楚,甚至连“行价”都是透过报章报导才知道的。

但我不得不说,知道以后有一种很心痛的感觉。为什么电影制作这么大的一个投资项目,一首作为“点睛之物”的电影主题曲才值几万块?先别说这当中有没有人“狮子大开口”,我觉得音乐成了那么廉价的商品,非常可悲。

 

风尚周报:你觉得香港媒体报道中的种种谣传,其实是怎么产生的?是否跟媒体之间存在什么误会?

谢安琪:我想当中是没有误会的。他们是单向的,恶意的对我进行攻击!

我衷心地希望,他们能够意识到,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,不管是写港闻版,还是娱乐版,只要是握笔写字的,他都需要有一种社会责任感!如此地歪曲事实,丑化他人,这样的报道多了,外界会怎么看待香港这个社会?我也再次促请他们尊重自己笔下的文字。

 

风尚周报:你在新歌《字里行奸》中“凭歌借意”地对狗仔队控诉了一番,现实中你是不是对他们非常不满?

谢安琪:对于狗仔队的行为,我能理解。在金钱挂帅的香港,他们出这类负面的稿,能够增加销量。这点我非常明白,但绝不会妥协。你问我是否不满,我承认!我有我愤怒的道理,因为我觉得香港的社会不应该因为金钱而变质。

《字里行奸》这首歌名,其实应该读成“字里xing奸”。歌词里面除了抨击媒体恶意的文字侵犯以外,我还提到:促成这种现象读者也有责任!他们对这种花边新闻有兴趣,你去捧它们的场,甚至继续拓展这些话题,其实助长了这种风气。歌词反而不是批判狗仔队,而是说花钱去买这些杂志的人,其实需要检讨一下自己的心态。

 

 

风尚周报:你曾经表示,“自己可以算是数一数二注重环保的香港艺人”,你具体做了哪些面对公众的环保事业?

谢安琪:这个开玩笑的啦!环保这个话题,貌似都被艺人们说烂了,好像都经常挂在嘴边。除了卢冠庭以外,我都算讲得最多了吧(掩嘴偷笑!)但我是有行动的哦!例如之前,我带一班香港学生到日本考察,把日本的环保设施设计带回香港宣传。另外也作过一个关于冰川融化的电视节目,目的也是想让大家关注一下全球暖化的问题。我自认在工作以外会花蛮多时间在环保工作上的,虽然报道得比较少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