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尚周报

生活有品质 风尚周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风尚周报是一份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主办、南方都市报出品的时尚生活刊物。出版时间为每月1日、15日,零售价格人民币¥10,订阅价格:人民币¥240/年,编辑部电话:86-020-87376117、传真:86-020-87379466,地址: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。邮编:510600

陆川:10年搬家19次 也玩争车位  

2009-05-06 14:31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陆川:10年搬家19次 也玩争车位 - 風尚周報 - 风尚周报

来源:《风尚周报》98期 陆川访谈节选 文*张瑶瑶

《南京!南京!》上映,赞弹者,皆有之。对于弹者,陆川坦言,已经刀枪不入。“票房才是硬道理。”

 语录:

l         人与人的世界是完全无法沟通的,通过电影与人沟通,会更安全一些。

l         我现在就已经是个7千万的导演了,他们打不倒我。

l         在日本上映,相信我,肯定不会比这4年(指拍《南京!南京!》的时间)更难,等我好消息。只要能在日本上映,就能达到它该有的效应。

l         华谊兄弟这是用政治迫害的方式来扼杀别人的说话权。

l         韩三平要在上海裸奔了……他可是当着林建岳和周莉台长的面说的……

l         长成这样,只能做幕后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记者进门时,陆川正背对着房间门坐着。发型师的双手在他头发上安静地来回跳动。陆川在这跳动的双手下忙着接电话、收发短信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1亿票房,不是问题……”

发胶喷到手机硕大的屏幕上,他拿着在黑色裤管上来回蹭了蹭,接着打电话。

陆川穿一身黑,包括鞋袜。极合身的衣裤,越发显得他高瘦。

“身材这么好,是因为当过8年兵吗?”

“倒不是。是累的”,他声音很轻,语速缓慢,“广州是我们宣传的第11站。每天跑一个城市。昨晚我2点多睡下,今早5点起来赶飞机。”

“这样的巡回宣传会让你难受吗?”

“不会。一丁点都不会。我很愿意和市场最基层的院线经理沟通,让他们知道我的片子是怎样的片子,我的信念信仰是怎样的,我是怎样的人。”

 

陆川:10年搬家19次 也玩争车位 - 風尚周報 - 风尚周报

和大粪打仗 赢了也只是粪叉

言谈间,助手走进来,跟他商量下午的流程。陆川问助手,天涯论坛的事搞定了吗?他们看过片子了吗?得到否定的答复后,他说,你让他们一定要看看片子!

助手一走,未及记者发问,陆川解释道:天涯就是跟王中磊华谊兄弟他们(《拉贝日记》出品方)合作的,弄了50篇稿子针对我们。最可气的是,其中只有10篇是说《拉贝日记》好的,剩下的40篇,都是骂我们怎么坏的。所以今天下午我要见见天涯的人。

“你怎么知道这事的?”

“我们有人在里面。”

“无间道?”

“其实大家都很清楚。如果一个论坛上,帖子都是集中的、一面倒地骂这个片子,那肯定是反常的、有问题的。为什么新浪上就没有这种状况?”

对于和王中磊的这场骂战,陆川在之前回应媒体时,曾提到,“我不和大粪作战。你和大粪打仗,你赢了,也只证明你是粪叉。”然而,这几天,陆川觉得有必要让大家知道“真相”,而不再是“隐忍”。

“会觉得这是对方给你设的一个套吗?让你配合着往里面跳,帮他炒作?”

“他不是……他们雇请网络公司,利用民族主义搞政治迫害,用非常不道德的手段,进行舆论绑架。这是一个不正当的行业垄断手段,这是很小气、卑劣的做法!”用比之前稍快的语速,陆川完全否认了对方炒作之说。

“你看网上的很多帖子,一看就是组织的。他们没看过这个片子,然后就在那骂,这不是很反常吗?一开始媒体都以为这是民间的说法。可是,现在票房有7000万了,那么多老百姓都去看了,有几个老百姓说这个话呀?……但是他要玩这个游戏,我们就一起玩吧。”

“这些会影响你的心情吗?”

“现在不会了。我现在简直刀枪不入了。”舒了一口气,陆川向沙发后背靠过去,语速放慢。

“要是搁在《寻枪》、《可可西里》那会儿,我是真气。《可可西里》那片子,算是美誉度不错的了吧,我们吃了那么多苦,还是有许多人在那跳着脚骂。但是现在,我就想,经历这些东西挺好的。新生的东西破土而出,是要经历点什么才好。就像经历过霜打的麦子,没蔫的、活下来的那些会更牛。他们现在已经打不倒我了。今天早上我才知道,截至昨天,我们首周末票房7000万。我现在就算一分钱不赚,我这事儿也成了,这片它成了。”

“现在每天票房1000万,怎么可能不赚呢?我已经是个7000万的导演了。票房才是硬道理。你知道,我现在对着那些肆无忌惮、歇斯底里、跳起脚来骂我的人,倒有几分快意。我拍的东西,还能让你那么难受,有那么大的生理反应?!我就有种恶作剧的快感。”

“胡适就说,他时常替那些骂他的人着急,‘他怎么就骂不到点子上去?’”记者说。

“对!”

当天下午的广州媒体见面会上,当有记者再次提及这个问题时,陆川“引用”了胡适的感受。

 

陆川:10年搬家19次 也玩争车位 - 風尚周報 - 风尚周报

“城府很深”的大男孩

从“真的生气”到享受被骂的“快意”,这是陆川自认的成长。“这些年,我一直在拍电影的过程里成长。” 他感谢这种成长。

“自卑”、“孤僻”,是他给曾经的自己贴上的标签。“因为我有一个破碎的童年。”

陆川的童年,被城市切割成碎片。在新疆出生后,他就在新疆、上海、新疆、北京之间轮换着度过童年。他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小伙伴,跟父母也有距离感、不交心。

“我们家里,大家彼此是爱着的,但是没有很亲密的感觉。别人家经常一家人一起干个什么,我们家很少。家庭意识很淡。”

“孤僻得很。弟弟是个小神童,所以又自卑。”

在学校里,这是个另类的孩子。在他3年纪的时候,妈妈就把6年纪的数学都给他教完了。但是,与大多数学习成绩好的孩子不同,这个尖子生总喜欢跟蹲班生(留级生)黏在一起,却又不干打架之类的坏事。“这孩子城府深”,是老师贴给他的标签。

有一回,陆川站在教室窗户边上,冲着操场愣神。不远处操场上的一帮学生打起来了。老师找来陆川问是谁先动手的。陆川说,不知道。老师怎么问,他就是“不知道”。老师火冒冒地撂下一句:“这孩子城府太深了!”

其实陆川是真的不知道。“我当时在走神,真是没留意。但是我无论怎么解释都没用。”至今想起来,那件事都还让他感叹:“那一刻,我对学校和老师失望透顶了。也明白了,人和人的世界是永远无法沟通的。”

“现在还这么认为吗?”

“好点。但是,我仍然认为,通过电影跟人沟通更安全些。”

这种不安全、自卑、孤僻感,就如他身后的影子,当聚光灯亮起时,影子就淡得连他自己也觉察不出;但大幕被掀起前,暗地里的陆川,被那影子一路追赶。

广州媒体见面会上,陆川对在场记者说:“这次票房绝对是惊喜。上映前,我都担心过,会不会大幕掀起时,台下空无一人。”

这便是另一个陆川。“我有时会有非常简单、单纯的一面。”他自评。

这句话,与他多年的兄弟,《可可西里》的副导演、《南京!南京!》执行导演及男三号演员赵一穗对其的评价颇为一致,“好多时候,他就是个大男孩。”

这个大男孩会在开心网上争车位;会成天在家里找眼镜找手机找钥匙;会10年搬19次家,至今住着租来的房子;会在三部电影开机前,次次剃光头,以给自己“仪式感”,此外还要在剧组房间里写上大大的“戒”字高高挂起;会在父亲与韩寒骂战时,直接跳出来骂韩寒是个“二逼”、“臭傻逼”;会时不时跟兄弟闹个脾气,然后一起出去喝个泪流满面;也会在剧组遇到困难时,忍不住掉眼泪。

艾未未曾在一次采访中,评价陆川:“我认为一个年轻导演在谈论自己的影片时应该是高兴,他却哭了。其实片子拍了两年多,再多的坎坷、悲惨都应该过去了,不存在了,可他却一提就哭。”这是《可可西里》上映前,陆川请艾未未去看片时的事。

2006年底,《南京!南京!》的一家投资商,半路投资卡壳了。一家停,家家也都跟着停。剧组里的年轻人热情正高,陆川不敢把消息告诉大家。一个人憋着,疯狂地到处打电话。赵一穗看出来他不对劲,问他出了什么事。陆川眼圈一红,当晚兄弟两人又出去喝酒了。

“陆川酒量不错,白酒能喝8两。拍《可可西里》时,我们2个人,跟保护队的十几个人干,都过来了。他也喜欢喝。”

有一晚,刘烨、赵一穗一帮组里的兄弟没让陆川知道,开了范伟送陆川的一瓶30年五粮液。等陆川回来,白酒喝完,正在喝一瓶朋友祝贺陆川开机送的一瓶葡萄酒。

陆川急了。他急的倒不是酒。“你们丫拿纸杯喝几万块一瓶的葡萄酒,太糟蹋了!”叫完马上抢过纸杯喝一口马上要被干光的酒。

被问及压力时,陆川也主动坦言,拍片时,减压的方式之一,就是跟剧组人一起出去喝酒。

压力大了,兄弟间也不免有摩擦之处。

有一次在片场,赵一穗的一个镜头拍了两条还是不行。陆川不高兴,说了赵一穗几句。平时又要做导演又要当演员的赵一穗一被训,委屈都上来了:“为什么别的演员都能拍7、8条,我就非要1、2条就过?”

“在我眼里,你就是个导演!你当什么演员?”陆川当仁不让。

“我从来都是喜欢当演员,这是我爱好,怎么了?”

“你要是不当这执行导演,咱兄弟就没得做!”陆川说得斩钉截铁。

俩人僵起来了。晚上,陆川拿着水果到赵一穗房间,“兄弟,看你那小心眼,还生我气呢?你看,咱拍这戏,能走到这步真挺不容易的……”说着,眼圈就红了。

 

赵一穗一看,也跟着红了眼睛。那晚,兄弟两人在沈阳的一家茶艺馆,对坐着,就着许多眼泪,喝了许多酒。“他这人,当着大家面从来不服输。都是等就剩我们俩了,他就过来跟我说,兄弟啊……。大部分时候,还是我先低头。都是多年的兄弟了。他对我也挺好。好多时候,就是挺大孩子的一个人。”

更多内容期待5月25日出刊的《风尚周报》,陆川谈姜文、田壮壮

订阅电话:020-87372486/87376203/87376021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39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